2005年6月3日

六四

去年不知六月四還是五日的早上,商台節目 <風波裡的茶杯>中,梁文道如常接聽電話,有一位聽眾打來,先稱讚近來其節目容許反對聲音,之後便說其運動學生有錯。梁文道聽後很激動地說道,就算學生使用暴力,用不著解放軍和坦克......

我想今時今日很難聽到這般指責。明天是六四事件十六周年,已離中國人愈來愈遠了,可是每年中央政府都「循例」捉一班人,過後才釋放或不了了之。

去年從父親手中取過一本搜羅由八九年四月廿六的到六四過後每日不同報章 (包括人民日報) 之頭條,翻到六四之後,不少報章 (包括文匯報、大公報等) 均指責政府的暴行,消息更指當年廿七軍和三十九軍的事。這是中央的事,為何連我們 (市民) 也要被捉去﹖

一百萬人上街、指責暴行竟然變得愈來愈泠漠,這是情有可原的,但是左派報紙已經不從學生方面想啦,可能覺得學生有機會一手摧毁國家.....

叫人反省改歷史,其實自己也改歷史,根本是日本軍侵華,就走去憎全日本人;明明是隱瞞六四也不承認,竟然比日本好﹖

十六年......

4 則留言:

英文老鼠@發癲中 說...

真的不經不覺已經十六年了。

還記得當年我只是一個對時事、社會沒任何興趣;只懂吃喝玩樂的中三學生。但也因為六四,街也沒上,每天放學便立即回家看事態發展。

當天的情境如今仍瀝瀝在目。那天我記得家裡只有我一人,當我在電視看到解放軍的坦克車駛進天安門時,淚水便如決堤般湧出來,心中有股說不出來的傷痛,只想大叫!

這些人與我無任何關係,我也為他們的死哭得死去活來,那麼這些人的父母又怎樣?

說...

很多謝您的分享!為何你會知我這個blog﹖其實我當年只有四歲,完全不知有這件事,後來是怎樣,得靠我父母講,我父親還去了遊行。

但父母沒太詳細講,事件怎樣,是由上一兩年報紙所講,和去年父親拿了一本關於六四 (報章) 的書,知道多了,但未看畢,想今年找出來看看。

如果家人未將舊的錄影帶放入垃圾箱,應該還可看到吾爾開希逃離中國後的片段......

英文老鼠@發癲中 說...

怎樣知道你這blog嗎?話說昨天沒心情工作,便上網找找別人的blog來看。就是這樣,在別人blog內link上link便看到你這blog了。

你的blog很好看呀,能否放link在我blog內呢?

說...

re 英文老鼠@發癲中
好啊!